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愚行(1)

cp是245三角
一松右瞩目
内有演技爆表空松,待人双标一松和忠于欲望十四松
私设猛于虎
大概3到4篇完结







“一松哥哥,今天也来做那个吧。”
那个,啊。
一松砸了砸嘴,吐干净烟的味道。
“我去刷个牙。”他闷闷的说。


不论十四松想要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在十四松毫无章法折腾着他的时候,他这样想。
“更加…更加粗暴地……”他咕哝着。
被这样对待,他有些高兴。


在他们十八岁生日那天,十四松跑过来问他,
“一松哥哥有什么礼物可以给我吗?”
一松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那些日子接连不断粘腻的梦让他心烦意乱。
“那就,满足十四松一个愿望吧。”
“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可以的。”
“那可以请一松哥哥跟我做吗?”


不知道为什么,十四松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然后,他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大概就是从那天开始,他变得喜欢被粗暴对待。


一点一点,碾碎他卑微的羞耻心。






十四松,对他做什么都可以的。

是他最喜欢的弟弟。






粘腻的春梦。

那也不过是像平常的晚上一样的,兄弟六人盖着被子睡觉。

接连的梦见下面被这样那样的场景。
清晨起来,下面果然已经湿掉了。

从那时开始,为着接连做了那样的梦的自己感到羞耻。
难以开口。
兄弟们注意到他的不对时,他已经习惯于缩在墙角保持沉默。

十八岁的生日,很快就到来了。





刚刚和十四松做过。
从那年生日为十四松脱离童贞开始,经常这样做。
屋里充满了咸腥的味道。
十四松并不是会帮人清洗的类型。
核弹头只要懂得爆炸就够了。



他闭上眼睛。
他想象着另一个人在他身体里进出的样子。



有脚步声穿过走廊。
他赤身裸体的躺在那里。
如果有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他也许会稍微兴奋起来的样子。




要是空松就好了。



梦中的面影,不断的扑到他眼前,提醒着他似的。
他看着空松每天光明直率的活着,只是这样就非常火大。
凭什么呢。


明明在梦里对我做了那样的事。
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折磨呢。




想要让他困扰。
想要让他用不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想要让他和自己一起下地狱。




我和别的兄弟不一样。
别像对兄弟一样对我。




出手打了空松。
每天都会忍不住动手。


空松温柔的笑着,摆摆手原谅他的一切举动。




凭什么要无条件的原谅我呢。
不就像是看不见我一样吗。






圣诞节的时候,得到了来自空松的礼物。
包裹里面夹着一张贺卡。

圣诞快乐,my brother



神啊。
他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呢。


tbc 把第一次推到十八岁吧 不要犯罪不要犯罪。。。

评论(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