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愚行(2)

245三角,一松右注意。
速度松出没。
十四松微黑。
好像有点ooc了。
空松完全没出场啊(汗)
另外把第一次的时间推后了,思前想后十六岁的夜晚简直犯罪。





十四松在公园里挥着球棒。

没办法冷静下来。

不停的扑到自己的眼前来的,一松在自己身下艳丽绽放时的表情。

止不住的幻想,叫嚣着要快些吃了他。

越是挥棒,越是饥饿。

迫不及待的要吃了他。




起因只是个普通的下午。

如果不是因为提前回到家里,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有什么关系嘛,大家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吗!”

小松慢吞吞的在被炉里挪动,给十四松和空松让了个地方。

看到小松正在看的东西,空松的脸立刻红透,别过头去。

十四松则保持着一贯的表情。

他指着面前的屏幕:

“小松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如你所见,是大人们爱看的东西咯~”




“既然被你们发现了,就拜托对其他兄弟保密啦啊哈哈哈哈哈!”




于是,明白了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独处时,房间里传出的甜腻声音的秘密。

并不是什么秘密,呢。



角落里一松手中摇晃的猫草,有一下没一下的。

十四松盯着那根草,感觉自己被搔到了痒处。



没办法冷静下来。




要吃了他。


不能再等了。


但是我们是兄弟。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才有机会吧。


不可以的吧。


没关系的。






一松哥哥的话。

最喜欢一松哥哥了。

一松哥哥一定也最喜欢我了。



如果我跟一松哥哥撒娇的话。



一定能如愿以偿的。





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才一定会被原谅。


反正,一松哥哥最喜欢我了。





至少有个借口吧。


在他们十八岁生日那天,十四松跑过去问一松,

“一松哥哥有什么礼物可以给我吗?”

一松没有准备什么东西。

当然不需要准备了。

明明大家都是同一天生日,为什么要特地准备他的礼物呢。

“那就,满足十四松一个愿望吧。”一松说。

“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可以的。”

十四松的笑容更加天真无邪。

“那可以请一松哥哥跟我做吗?”

他看着一松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那真的只是一瞬间而已。

然后,一松似笑非笑的垂下双眼。



“因为十四松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啊。”





真是狡猾啊。

十四松依然天真无邪的笑着,大力的分开一松的双腿。

只因为是可爱的弟弟,做什么事都可以原谅。

十四松在一松的身上摸索着,不经意间在上面留下痕迹。

明明刚出生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一松哥哥就这样柔软呢?

十四松学着录像带里的样子,毫无经验也就毫无技术可言的开发。

他把一松抱起来,把他的头搂在自己的耳畔。

一松哥哥在小声的哭。

呜咽的声音不能传达给十四松一丝一毫。

他只是加重了自己的力度。


一松哥哥一定是在高兴。

录影带里的人高兴的时候也会皱着眉头哭起来。


一松哥哥,我不想听清你哭着叫的到底是谁的名字呢。


我是这样的喜欢一松哥哥,最喜欢一松哥哥。

唯独只想和一松哥哥做这样的事。


要是一松哥哥也只像我这样喜欢我就好了。




心存些许侥幸,这样的关系竟然一直延续下来。




于是今天也把手伸进了一松的运动裤。

“一松哥哥,今天有按照约定没有穿内裤吗?”

“啊。”

“那一松哥哥可以自己脱下来给我看吗?”

照做了呢。


他从一松扔在地上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块黑布,蒙住了一松的眼睛。



拜托了。

你明明在我的怀里。

眼中映着的为什么永远是别人的身影呢。




tbc


要说十四松为什么会用“吃”这个高级词汇。。。同学你看过《传勇传》么诶嘿嘿~
(其实在我心里末松都应该是笔直的。。。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