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色松】花降楼(1)

借《花降楼》梗。标题与正文几乎无关。
欢庆2.4开坑,所以空松x一松注意。
空松和一松没有兄弟设定,大约是财阀x花魁。
本文中的一松是一个心里住着万千outshout草泥马的boy。
逗逼风预警,声优梗高亮,b站av3299102欢迎您。
还是那句老话:信空一,有肉听。





花降楼 白き褥の淫らな纯爱


一松一个人站在寺院的黑暗角落里。
拖烟火大会的福,今天花降楼特地允许这些待到长毛的男娼们盛装出来放风。一松在心底呵呵两声,先感谢烟火大会的主办方,然后转身拐进寺庙里耍野猫去了。天边闪着五颜六色的光焰,炸响声隐隐约约不绝于耳,想到他那些个叽叽喳喳的穿上漂亮和服涌到人流中招蜂引蝶,再唬那些个客人给自己买买买的小婊砸同僚们,一松啐了一声腹诽,你们都是没见过市面的村姑吗,你们不嫌吵吗,男人没见过吗,苹果糖没吃过吗?
远远传来些寺庙里和尚争吵的声音,这年头连些个和尚都不安生,世风日下世风日下。一松蹲在地上继续把手里的鱼干丢给围住他的一众野猫,没想到那些吵闹声越来越近,没一会儿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便来到自己面前。
一松抬起头来,白了那家伙一眼:“起开,挡光了。”
于是那个家伙像个傻x一样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笑容说,哎呀呀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这样可爱的小姐,简直就是命运的邂逅啊,准备好成为空松girls了吗我可爱的小猫咪?
啊,说起来我今天打扮的确实有点像女人啊tnnd。本着职业素养,一松没有简单粗暴的向这个男人竖起中指。他简明扼要的表达了自己此刻的想法:“说人话,谢谢。”
“呃,我想去寺里的墓地,不小心迷路了。”男人弱弱的坦白。
墓地吗。墓地不在寺院里啊白痴。一松用关爱傻x的目光同情的看着这个家伙,“出了寺门之后,朝左边下去,到第二个拐角处右转,走到尽头再向右,懂? ”
“出了寺门?”
“对,出了寺门然后呢?”
“那个……向左边走……转弯…… ”
“在第二个拐角,向右转。”
“哦哦,第二个拐角,右转!”
“嗯,你可以滚了。”
然而男人却再次露出了困惑的表情,“那个,请问寺门在哪里?”
啊啊啊啊烦死了!这家伙真的是社会人吗!?
等意识到的时候,一松已经和这个男人一起站在一块墓碑前了。他眼含鄙夷的看着男人把一束百合花放在墓前,说着痛到不知所云的悼词。
“你老婆?”一松指着墓碑上的名字。
“啊啊,”男人显然还没有从他的痛发言中出戏,“曾经对我许下婚姻誓言的女人,仅仅两年便弃我而去,上天实在是不公……”
啊啊,没救了这白痴。一松转身就走。然后那男人不知死活的跟了上来,“天这么黑了,请允许我送这位可爱的小姐回去作为感谢吧!”
啧。且不说根本不用送,就算送我回去了这傻x也会找不着家吧。他估摸着时间,说你要是不嫌麻烦就把我送到烟火大会那边去吧。
男人果然很痛快的答应下来,一路上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
你这不是完全没把你那扑了街的老婆当回事吗,明明带着一脸浮夸的沉痛表情去献花,这会儿都说到手舞足蹈了呢人渣呵呵哒啊!
等到他们磨磨蹭蹭的晃悠到街上的时候,男人跑去街边摊上买来一根苹果糖,像献上玫瑰一样递给一松。天啊拜托你停下来吧你这样子瞅着可傻了你知道吗!!
结果一松还是接下了那苹果糖闷头吃着,然后花降楼里来寻他的打手们也及时的赶了过来,催促他快些回去。那男人打了个响指说这可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在他准备单膝跪地之前一松照着男人的脚上用木屐狠狠的来了一下说忘了提醒你老子是男的,然后扔下抱着脚痛呼的男人扬长而去。
回到花降楼之后自然是被问话了。楼主小松先生呵呵呵的笑着说听说一松你出去浪的时候跟一个男人同游共舞了一番,确有此事?一松扁着嘴说啊是有那么个傻x,找墓地居然找到寺院里,老子瞧他一看就是家族遗传的智障所以大发慈悲的把他送到墓地去了。
“哈?家族遗传的智障?据说那个男人可是把你送回街上了哦?你看起来很中意那个智障嘛。”
“那只是那家伙一厢情愿。”
小松先生招招手,于是轻松先生凑过来祭出一张小纸片。小松先生高深莫测微微一笑说,你看看这张照片。
啊,就是这傻x。
于是小松先生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啊啊,这个家族遗传的智障是我的弟弟呢。”
哈?
小松先生啧啧啧的摇着头,“要不你和我玩一场游戏吧。”
“游戏?”
“正是。用你的一切手段,让他陷落。”
我觉得想让自己的弟弟来嫖男娼的家伙脑子一定有问题,虽然开男娼馆的男人这个设定本身就是脑子有泡。楼主你咋不上天呢。
那小松先生见一松默默不语,还以为他有什么顾虑,又继续说,“让他迷醉,像平时对待你的恩客一样。如果能做到,就还你自由。”
一松心说你他娘的当我也是傻x啊,老子在你这花降楼里当真是个吃闲饭的除了喂猫和抽烟什么都没干好吗!再说老子只要一天啥也不干,偶尔拿起个小皮鞭小蜡烛随便放飞一下自我就能混得这么滋润,老子要自由顶个毛用啊?!自由是个啥,自由能当饭吃吗!?
“如果不答应的话,也是啊,干脆把你送到娼窑吧。”
娼窑!那个听起来很有sm感,据说能把人做到死的娼窑!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而且在那之前,说我那个痛弟弟的智障是家族遗传这件事我是不会忘记的。”
额。
果然还是答应下来吧。啧。
反正那个男人不犯蠢的时候好像还挺顺眼的。




tbc
大过年的不写虐文。

评论(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