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色松】花降楼(5)

这里是カラ一的同人,含有一定的mob因素
请一カラ和不能接受mob一松的小伙伴们自行规避
快乐的撒狗血然后顺理成章的HE(?)了
告别旧坑奔向新坑
接下来开始肝绯弹世界观的武侦paro喧哗松人设
肝出来就发,肝不出来拉倒
军火废感觉自己要死了(。




一松独自游荡在吉原街头。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浑身上下的肌肉骨骼都在悲鸣,他在被子里挪动了一下身体,腿间有什么粘腻的东西留下来。
见鬼的直男,连清理一下都不知道。
他骂了一声,慢腾腾的爬起来。房间角落里响着空松的微鼾声,真亏这完犊子能睡这么香。
磨蹭着把被褥收拾起来,他晃晃悠悠的出门了。
他身上还挂着他那身被撕得破破烂烂的和服碎片,木屐懒得穿就随便的提在手里。到这时候吉原的灯大多都熄了,他专拣些黑处走,没什么风,可他冷得上下牙打架。
他妈的。他昏昏沉沉的想,老子只怕是发烧了,直娘贼臭松。
这活儿真是没得干了,没有下次了。
他晃荡到十字街口,耷拉着痛到发木的脑袋杵在那儿。

结果我这到底是在抽什么风呢。
我不过是个被小松先生捡回来的臭要饭的,我在花降楼里好吃好喝,可我除了撸猫一无所长。
像我这么肮脏低贱的人,居然去同情好人家里的富二代什么的,真好笑啊。
小松先生怎么会害自己的兄弟呢?我这个下等的贱人在胡乱编排插手些什么呢?
臭松先生啊,哈哈。
以为自己能帮上臭松什么的,我他妈在妄想些什么啊。
臭松怎么可能会在乎我呢,真好笑。就算小松先生想要算计他是真的,臭松先生只要随便的丢掉我就完事大吉了,我他妈又在同情他些什么呢。
啊啊,反正现在什么都完活儿了。
反正小松先生本来也是想叫我去代替臭松死了的老婆吧。那种事已经怎样都好了。
我已经做不成那位一子的替代品了。臭松那么讨厌我,别说相处,以后肯定再也不会见到了。小松先生已经没有留着我的理由了。
真是白被养活了啊,我。浪费资源的人渣说的不就是我吗。
小松先生会生气吧。嘛。
花降楼已经回不去了。
也好,臭松那种上等人根本也不应该在我这种社会底层的不可燃垃圾身上浪费时间。哈哈,这样想我这辈子倒是总算做成了一件事情。

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已经没有任何愿望了。
已经没有任何归路了。

是时候处理掉堆积腐烂的垃圾了。

松野一子,对吧。
你的丈夫可真爱你。
稍微有点羡慕你啊。
像我这样卑贱的家伙居然想代替你,真是抱歉。
到那边请多多关照啊。

一松抱起肩膀,转身背对着花降楼的方向。
他估摸着天亮之前应该能找到护城河。


那只不过是他在被捂住口鼻窒息之前所想到的东西罢了。


“今天见着了花降楼的一松被扛进紫乃多就一直蹲在门口等着了,没想到一直被疼爱到这个时候,到底是哪家的公猪终于把钱砸够了啊。”
“真不愧是花降楼出来的,这不是被干到腿都站不稳了吗。”
“我才要说,居然穿成这副样子就跑出来了,不愧是花降楼,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泛着股媚气啊。”
“这家伙当真不得了!我家大老爷砸了多少钱在这婊子身上,终于见着了一次,回来时候当着旁人说这婊子甩着鞭子的样子当真是媚死个人,可惜是个只能看不能上的……”
“你们几个废什么话,到嘴边的肉怎么能让他飞了… 看看这身上的掐痕,到底是哪家的有钱老爷……亲娘嘞这x还松着呢,里面全都是……”
“天啊,咱哥几个简直就是捡了个天使!”
“滚,我扛过来的我要先上!”

像我这样的人渣,就连想死也没得如愿啊。
随便了。
一松任凭这群人在自己身体里进进出出,懒得反抗,最后连反应都没有了。
他微盍的眼中已经映不出任何东西。





空松从美国回来是几天前的事。
就算逃离这个地方,也不能逃离关于一松的噩梦。
就在他强推了一松那一晚,那个家伙失踪了。小松把电话打得震天响,大骂着把他喊到花降楼来。在一边伺候着的花魁椴松红着眼睛瞪着他,恶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你这个杀人犯。”花魁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完,摔门走了。
小松和轻松没功夫理他,各自翻着砖厚的电话本子对着电话吼,他像块木头一样坐在桌边什么也做不了。
一松不见了?一松去哪了?
我杀了他?我杀了他吗?
啊啊,我生气了。
我为什么这样生气呢?
因为他欺骗了我。
他骗了我什么呢?
我以为他是个干干净净的人。
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这是小松的主意。
小松为什么这么做?
他不是为了我的财产,当然不是。他说因为一松和一子实在太像了。
他说一松是专门为了我捡回来养在花降楼里的孩子,他从来不让任何男人碰一松一根寒毛。
那为什么一松要告诉我他是娼妓?
小松不想要他知道自己是被准备的人。
他被骗了。
那只是个玩笑,但是他当真了。
他希望我好。
他喜欢我?
一个娼妓喜欢我?
他不是娼妓。他只是住在花降楼里,以为自己只是个娼妓的人啊。
我到底做了什么?
我讨厌他。
因为他是娼妓。
我侵犯了他。
我骂他脏。
我说他不配。
我讨厌他?
他很脏?
因为他是娼妓?

假如我在吉原里有了相好的人,我会把他赎出去吗?
我说我会把他赎出去请他嫁个好人家。
我会把一松赎出去吗?
我想着把他送到哪家去做小厮来着。

我讨厌一松吗?
我喜欢一松吗?


啊啊,喜欢讨厌什么的,一切都已经晚了。
小松和他的管家轻松对他说,一松离开花降楼时候穿的小厮衣服被丢在垃圾箱里,去见他时半路换上和服碎片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也找到了,地上尽是干涸的血,和着乱七八糟的液体蹭得满地满墙都是。
人是彻底找不到了。
空松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没有任何反应。
他觉得喉咙干涩的要死了,却连张口都做不到。


他逃似的离开了日本。
美国的夜晚也救不了他。他闭上眼睛就看见一松和一子,双胞胎似的趴在他身边怨。
一松在他耳边说,我最讨厌臭松了,最讨厌了,讨厌的要死了。
一松说,臭松是白痴,世界第一的痛智障。
一松又说,我恨死臭松了,其实我不想死啊,我还想撸猫吃小鱼干。
就这样过去了两年。
两年简直比二十年还要漫长。
他感觉自己躲不下去了。
 
在一子忌日这天,他带着两束百合花去看她。

在那里跪坐着另一个人。

那人手掌合十,在一子坟前絮絮的说着,说完深深鞠了个躬。看见空松来了,他又跟空松打了个招呼,给他倒了杯茶,问他是不是一子小姐的亲人。
空松愣了一下,说自己是一子的丈夫,赶着一子忌日来看他。
哦,原来是松野先生。松野先生不认识我吧,我叫一松,是跟着一子小姐的姐姐空子来的。
空子?
啊啊。我现在姑且算是空子小姐的管家,不过完全派不上用场,完全就是堆不可燃垃圾啊。
空子她会雇佣垃圾吗?
虽然我是坨没用的垃圾是真,可空子小姐说捡我回来总归是因为我会有用场啊。
你说,你是空子她捡回来的?
过去的事情已经不知道了。空子小姐说两年前她看到我破破烂烂的被扔在小巷垃圾堆里,觉得我很有眼缘就把我带回来慢慢养伤,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我这里大概受了什么伤,到两年以前的记忆完全没有,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空松点了点头,破破烂烂的被扔在垃圾堆里恐怕不是什么好的记忆吧,之前的事情不记得对你来说反而可能会更好呢。
松野先生说的是啊。那人指着远处准备离开,你瞧空子小姐在叫我了,松野先生要去打个招呼吗?
别叫我松野先生吧,空松拉住那人说。
叫我空松就好了。





end


虽然这次我真的没拆cp,不过你们觉得空子为什么觉得一松“有眼缘”,把一松捡回来,又让空松和他见面呢?
我撒狗血我愉悦。

空松真是被家里人爱着啊。

评论(8)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