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贱虫】颜控者联盟 (2)

预警:RR贱 荷兰虫
极端颜控的不只是小虫,他背后有一个颜控者联盟。
除贱虫外目前出现的其他cp均属调侃性质,不代表走向。
前文可戳头像。

前情提要:他们相遇了,男孩觉得男人很帅,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要提出的问题。

    “听我说,Ned,”Peter一边从身上扒下蜘蛛侠战衣一边手舞足蹈地嚷嚷着,“你不知道我今天有多开心,我想你一定看到了白天那条关于神秘男子瞬间制服持枪劫匪后潇洒离去的新闻!”

    “Wow,我还以为你被抢了工作之后应该沮丧得不得了呢好邻居。”Ned兴致恹恹地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往嘴里塞了一把薯片,“你不要告诉我当时你就在隔壁的小巷子里,因为没换完衣服就丢了工作?”

    “是这个理由没错,这也许会使蜘蛛侠的风评受害,但你根本猜不到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看着那个人像一阵旋风一样,旋风亮相旋风缴械旋风飞踢,然后那个劫匪就像陀螺一样倒在地上了!而我甚至还没来得及从书包里翻出我的头罩!”

    Ned依然耷拉着眼皮看着他。

    “你言过其实了,”Ned把那条新闻的录像部分调出来,“这个男人----好吧我承认他的行动确实很酷----但是你形容的东西显然不是他的登场而是法国高跟鞋妖艳舞男,而且那个可怜的劫匪也不像是个陀螺,他是脑袋中招直接趴下去的,摔了个狗啃泥。”

    然而蜘蛛侠看起来并没有把小伙伴说的任何一个字听进去。

    “而且他也喜欢墨西哥卷饼!你一定听我说起过,之前死侍也曾经给我带过那家的卷饼,我很喜欢那个味道,而这位神秘的正义化身竟然感受到了我的存在,还多买了一份,送给我!他真是世界上最棒的人!”     

    “摸摸你的良心,距离上次你这么评价Stark先生还没到一个星期。”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真的很帅!当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以为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我根本无法把视线从他的眼睛处挪开,那里就像藏着一片温柔的湖水,我天啊我在说什么......我根本无法考虑他为什么知道我在那里看着他,我就是想栽进他的双眼里永远也不出来!”

    “那多半是因为你过热的视线让人感到身上好像烧了个窟窿----收敛一下你花痴的表情----所以你要到这位神秘侠客的联系方式了吗?”

    自豪的表情迅速爬上蜘蛛侠微红的,兴致勃勃的脸上。

    “当然,我非常高兴他愿意把电话号码给我,你看,”他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被攥得皱巴巴的纸条,“Winston Jordan,虽然听起来不像超级英雄们那么拉风但我觉得这名字酷毙了,感谢你的提醒Ned,也许我现在可以给他打个电话向他问个好!”

    蜘蛛侠兴冲冲地掏出手机开始按下数字键,确认了两遍之后拨了出去。

    五分钟之后他像一棵被暴晒了三天的不具名草本植物一样彻底委顿在桌子上。

    “Ned,也许我们需要发挥一下你的聪明才智。”他闷闷的声音从手臂与桌面的缝隙之间传出来。

 

    当Natasha端着吃完的早饭出现在厨房的时候,Tony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面包机面前愣神。黑寡妇的脚步是如此轻盈,以至于矮个子男人在自己的杯子被从后方拿走时着实吓了一跳。

    “这位女士,你应该提醒我一下的。”Tony回头看了一眼来人之后叹了口气,开始拨弄Natasha刚刚放在自己面前的吐司。

    “提醒你什么,关于你在这里盯着果酱一动不动保持了二十分钟这件事?”Natasha晃悠着手里的咖啡杯,确定里面的褐色液体已经完全冷掉,“说说看,你的表情就好像无法接受女儿背着你谈了个男朋友的孤寡老爹。”

    于是Tony停止继续用叉子把吐司戳成更加惨不忍睹的形状,“听着,我没有女儿,我也不守寡,不过我想你说得也许没错,”他把叉子重重地拍在料理台上,声音就像是给自己的发言敲下了实锤,“kid显然有了麻烦,我是指,很可能是恋爱方面。”

    “Peter这个年纪就应该做点这种符合年龄设定的事,他看起来只是有点茶饭不思,经常偷偷盯着手机一会沮丧一会傻笑,显然这还处于安全范围,”Natasha表情严肃,就好像接下来的话不是她说出来的一样,“而且我猜你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干出的荒唐事已经不少了,无数男孩女孩为你这个罪恶的男人痴迷心碎,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你对Peter有可能心有所属这件事如此担忧。”

    “复仇者联盟的所有人都关心蜘蛛侠。”这是试图靠近料理台的Vision。

    “所以为什么不问问神奇Karen呢?”这是试图阻止Vision靠近料理台的绯红女巫。

 

    于是复仇者联盟大厦出现了这样的迷之场景: 除了蜘蛛侠之外的所有人员(甚至包括常驻在这里的复仇者联盟家属们)和平地聚集在一起分食瓜子,而这场聚会的主持者之一Natasha一脸冷漠地看着另一位主持者Tony有些气急败坏地捣鼓着投影仪。

    “我觉得可以,”她对画面中出现的各种角度的男人进行评价,“他的长相很符合我的口味,如果Peter不介意的话我甚至可以考虑和这个人拍拖试试。”

    “我觉得不行,每次都是Peter去找他,而这个家伙显然不太想和Peter多接触----他一定是长得太帅自我膨胀了,世界上哪有比kid更好的孩子! 他怎么可以这么不把kid放在眼里!”Tony对Natasha的看法表达了(并不)中肯(甚至还很偏激)的意见。

    “我觉得如果Natasha可以,那么这个人也可以,毕竟他在媒体面前收拾犯罪者时的身手相当惊艳,这是一个真正身经百战的战士才能做到的游刃有余,” 这是Steve的看法,不过在他试图做出进一步解释的时候被鹰眼打断,“我觉得这个人和雷神撞型了,和队长你也是,”Clinton继续他的阐述,“金发碧眼大胸角色有两个已经够多了。”

    “但他很明显发色要比队长要深一些,而且眼睛也是褐色,比起Thor似乎更有成熟男人的致命性感,而且说实话他看向Peter的眼神透漏出他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嫌弃我们的蜘蛛侠,相反,他很在乎Peter,我简直要相信这个人对Peter是真爱了。”这可能是绯红女巫今天说出的最ooc的话,Thor一言不发看着她捧一个踩两个(并没有),而Vision则不动声色地挡住了雷神不甘心的目光。

    美国队长的意见显然还没有发表完,不过他在绯红女巫的发言之后开始对自己的想法产生动摇:“所以,我以为这是在决定是否要增加复仇者联盟成员的会议?”

    复仇者们的热烈讨论在美国队长的补充发言中出现了将近一分钟的沉默。Bucky用鼻子发出一个短暂的嗤笑声,拿起一个李子啃起来,而Thor的邪神弟弟瞥了一眼这位一本正经的百岁老人之后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投影上,他的表情看起来若有所思。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Karen的记录里Peter“Winston,Winston”的热烈呼唤和在那之后没完没了的搭讪。

    最后打破尴尬的是Banner,这位严谨的科学家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应该调查一下这位先生的身份背景?”

 

 

    Winston今天的状态好像很差,他出门的时候满脸病色,走路的速度只有往日的三分之二,墨西哥卷饼吃了两口就扔进了垃圾桶,这是五天以来惟一的一次,天啊他明明那么喜欢那些酱汁和馅料,他一定真的非常不舒服,哦他生病的样子也那么英俊帅气,可我的心都快碎了,我应该找个机会过去关心他一下,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唐突,每次我在他面前出现Winston都看起来不太高兴,我好像被他讨厌了......哦不等等他向我的方向看过来了,我是说,我是不是被他发现了?

    “下来吧,Peter,哥已经看见你了。“

    啊啊,果然被发现了。

    Peter有些沮丧地从二层小楼的楼顶探出头来,尴尬地对仰着头看向他的男人问好,然后灰溜溜地对方的注视下从旁边的消防梯上爬下来----开玩笑,如果被对方知道自己其实是靠蜘蛛侠战衣像一个真正的节肢动物一样爬上爬下的话,他可怜的刚刚走出第一步的单恋很可能就要就地凉透了。

    所以蜘蛛侠单恋的第一步是什么呢?

    “对不起Winston,我对擅自跟踪你这件事道歉。”

    “你从五天之前就开始跟踪哥了Peter Parker同学,” Winston,或者说经验丰富的雇佣兵Wade Wilson,微蹙着眉头吐槽这个可怜的年轻人,“你每天都会向哥道歉,但这并不代表你就会收手,你在这样下去会被纽约义警小蜘蛛抓起来丢进巷子里打屁股的,哥向你保证那对你来说可不会是什么好体验。”

    可是蜘蛛侠就站在你面前呢,而且我根本不会打人的屁股,顶多用蛛丝把他们糊在墙上,那种奇怪的惩罚只有死侍那家伙才能想到好吗,也许他还会露出半张牛油果一样的脸在跟踪现行犯的脸上亲一下以示恐吓。说到底,我会跟踪你都是你自己的错,只能怪你给了我假的联系方式,而Ned甚至没能调查出任何关于你的信息!

    不过上面一段都是有点委屈的蜘蛛侠的脑内活动,他可不会和自己喜欢的人提起什么蜘蛛侠,更别说死侍,那听起来可太煞风景了!

    于是他试着切换了话题,“你看起来不太舒服,要去诊所看看吗,我是说,昨天你看起来还没有这么憔悴,也许----”

    “不,不去诊所,哥对穿白大褂的人有生理性排斥,” Wade的抗拒成功让自己的脸色更加灰败了几分,“那些自称医生的家伙们总能把握的状况搞得更差----不,年轻人,你根本不懂小诊所的可怕之处,雇佣兵就算截肢也不会去那些小诊所----总之,哥不介意再多说几遍,我们不去诊所,哥宁可去药店,找人开一些镇痛剂就完全足够应付情况,你知道,做雇佣兵总会遇到一些什么情况......”

    男人还在小声嘀嘀咕咕,在Peter看来既好笑又心疼。高大英俊的,面对枪口从容不迫的雇佣兵居然像个小女孩一样拒绝去看医生,Peter的心里为此升起了一种迷一样的反差萌感,然而这个可怜的怕医生的“小女孩”很快就要被自己强行塞上去诊所的计程车----Winston显然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许他刚刚结束了什么任务,外套下的伤口正在渗着血,毕竟他的脸色那么差----他应该去接受正规的治疗,而不是用止痛剂了事,就算是超级英雄们都没那么草率,况且他们其中一部分还有远超常人的体魄,而Winston只是个从事着有些危险的工作的普通人。

    Peter已经脑补到结婚以后该怎么让Winston脱离火药味十足的职业,过上安稳平静的生活了。

   “Winston,听我说,我不知道你有多久没有补充过你的药品箱,可是现在没有医嘱没法在药店直接买到镇痛剂......我是说,我知道有一家信得过的诊所,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陪你----Winston,你怎么了,Winston ! 哦不,看着我,求求你别闭上眼睛,我们马上就去医院 !”

    天啊,太倒霉了。

    Wade看着小男孩惊慌凑近的脸,这个可怜的孩子显然缺少有人在自己面前直接倒下的经验,你看他的眼泪都快掉到哥的脸上了。Wade想伸出手去抹掉那些不该出现在年轻男孩眼中的东西,但癌症复发导致的体力迅速流失让他只能看着Peter.....

    等等,他把自己直接抱起来了?

    Wade的意识在震惊中沉入黑暗。

TBC

Ned或成本文最后的良心。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