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化 也没有文笔
写的东西 就别太严肃

【贱虫】颜控者联盟(3)

RR贱 荷兰虫

以小虫是个没救的颜控为前提展开的恋爱闹剧。

纠正一下,全复仇者联盟都是颜控。

前文戳头像。

虽然依然想说,没有打出tag的互动仅作调侃,不代表lo主故事的cp走向,但下一章开始可能真的要增加tag了。




前情提要:当复仇者们召开选婿大会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家的白菜从天而降并把那头可怜的猪给公主抱了。

 

 

    第三天。

    这是Wade住进医院的第三天。

    没错,哥在这个倒霉的房间躺了三天了。不,准确的说,有那么几个小时哥可能去过什么重症监护室,管它呢,都是狗屁,学医救不了狗屁雇佣兵Wade Wilson。

    还有,这孩子什么时候能停下来。

    没错,Peter,这个可爱又烦人----Wade似乎更愿意把他的存在归结于所谓甜蜜的烦恼----总之他像一只毛还没长齐的小鸡崽一样,用听起来很可能还没断奶的声音一刻不肯停地聒噪着。鸡妈妈担当的Wade确信他应该赶紧说点什么堵住这孩子的嘴,但在他付诸行动之前Peter捂住了他的氧气面罩,尽管这充其量只能让他的声音继续保持模糊不清,但Wade还是决定蓄点精气神再把小孩的手拿掉,天啊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不不不,Winston,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我们就不去聊那些----虽然那个提着锅盖的Steve确实把我欺负得够呛,但我们之间有一个不小误会,不过这件事本身和我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只是被叫去撑场面的,也别问为什么叫我一个高中生去撑场面,毕竟那些场面人都喜欢这样,你知道的,有些人求婚要掀体育馆,有些人家暴砸断一座桥,还有人追星追到破坏偶像私人感情,被追着从美利坚不灭灯塔打到苏维埃钢铁洪流----所以我被那群场面人们叫过去凑个人数,我抢了那个Steve的锅盖,而那个家伙居然用箱子砸我,那么大个箱子! 过后我就那么躺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

    槽多无口。这个剧情听着有那么一点微妙的耳熟,但由于一些大人的理由Wade决定暂时不去深究。“确实,”他喘匀了一口气,“哥有个小伙伴在一个私立学校打工,他们校长的男朋友也是个爱撑场面的家伙,一笑一嘴鲨鱼牙, ”他顿了一下,“所以哥什么时候能下床,你知道病房里的粉刷和消毒水味搞得哥要昏过去了,哥讨厌医院,Tony Stark都比医院强。”

    “可惜你要失望了,在医生允许之前我不会让你擅自离开,而且,这里还是Stark先生名下的医院----雪上加霜。”

    “需要哥配合地给你做一个哦我的老天鹅的表情吗年轻人? ”Wade还是成功地摆脱了氧气面罩,尽管他依然听话地躺在床上,“说句实在的,躺在这里实在有损哥的身心健康,哥打赌,现在这里的颜色一定惨白得像个吸血鬼----”他指了指自己现在有些凹陷的脸颊,“我可不记得Ryan Renolds演过类似的角色,他总演阳光帅哥,身材结实会被邪恶组织抓取做实验的那种。”可别说了,哥自己就是这么被做成超级混蛋的。

    “可是Ryan Renolds演苍白纤细的吸血鬼不会让我心疼。”Peter低声咕哝着,不过Wade没有听到,他的五感因为肿瘤细胞扩散的缘故有些削弱。于是Wade只是叹了口气,自顾自地说下去,“帅哥们的命总是很好,丑东西就会被命运抛弃,你看过中土大陆系列电影吗,那群精灵头子到漫威里就毁容做反派,风光一下就做了主角们悲惨的垫脚石,这可都是血和泪的教训----在这片土地上只有帅哥美女们才能发光发热,才有资格被人喜欢,好皮相的混蛋才有资格被洗白,没准还能和正面人物组个cp在同人界活跃一番,业界可真是残酷,丑东西没人权,也不配被别人关注,就是这么回事,哦哥的疯病又犯了吗,还以为变成现在这样脑子多少会正常一些......抱歉了boy,就当哥刚才什么也没说。”

    而事实上Peter也确实没听懂Wade在说些什么,不过他习以为常,毕竟几天前他和他的Winston搭讪的时候对方也会讲一些他听不懂的话题。所以这些话只能引发Peter更进一步的担忧,他看过面前这个可怜的男人的体检报告单,医生告诉他病人居然能活蹦乱跳地活到今天简直是个奇迹。癌症确确实实地存在于Winston的脑子里,他有点看不清自己,也听不清自己说的话,现在他好像逻辑也出了问题,振振有词地批判什么“漫威”和“同人”, Peter甚至第一次觉得自己词穷了,他想不出来用什么话去回复Winston,这让他一瞬间感到强烈的失落,而接下来男人的话把他的心情直接推向谷底。

    “回家去吧孩子,哥不值得你喜欢的。哥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肮脏的家伙,远没有现在的外表看上去那么好。承认吧,你现在坐在这里只是因为你喜欢哥的脸,也许还有那么几分对垂死之人的同情,但是一切都结束了。快回家去,把你剩下的那些所谓的喜欢拿出来给哥最后一点怜悯,别让哥在你面前像在大雨里被泡坏了一样的马铃薯一样发霉腐烂然后死去,就当给哥留一点尊严。” Wade狠下心来,冷冰冰地说。

    这着实伤了Peter的心。一些不好的预感在他内心逐渐成形,但他的蜘蛛感应并没有响起来,震惊,失望和沮丧一起击中了他,他从不知道他的Winston是这样看待自己对他的心意----他得承认,自己确实是因为Winston的潇洒帅气而喜欢对方,而之后呢,难道Winston认为自己除了脸一文不值吗? 他想辩解,但却发现自己一时间竟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嗓子哽得厉害,光是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就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他想去握住男人放在床上的手,可对方就像躲避着他一样,转过身去看着窗户,用那只手若无其事地挖起了耳朵。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握紧又放开。末了他勉强开口了,“那么,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会明天再过来看你......早些休息吧,Winston,我要走了,如果不舒服的话记得按铃叫医生......”

    背对着他的Winston用一只手做出让他赶紧走的手势,于是他收回了之后叮嘱的话,默默地站起来转身出门。

    Peter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病房的瞬间,Wade立刻从窗前转回视线。

    没有合适的狙击点。从刚刚开始越来越强的杀意没有在Peter离开之后消失,看来果然是冲着哥来的。想要趁雇佣兵虚弱的时间一举拿下,如果是Wade自己也会这么干。Wade慢悠悠的下床,靠坐在病房里最方便防守的位置,握紧了Peter带来的水果刀。

    还好及时把Peter支走了,让他看到哥血溅当场肯定不是什么好主意,他这样想,随后他又开始暗暗地骂起X特攻队来,都怪那个该死的任务,还有狗娘养的混蛋Logan,如果哥的自愈因子还在的话哥就不用这么憋屈啦。

 

 

    监控室里,那道杀意的罪魁祸首却丝毫没有自知之明,甚至还对着实时监控录像指手划脚地评价。

    “我改变主意了,”Natasha挑了下眉毛,“如果是这张脸的话我可能会放弃原则试着跟他结婚,上一个让我真正想和他结婚的家伙可能还是红房子里的冬兵。”

    “相信我,你靠脸一时兴起的婚姻不会维持超过两年,”Tony忿忿不平地说,他的手几乎要捏碎那个一口未动的甜甜圈,“一个一个,只知道看脸 ! 让我们看看都发生了些什么,那个最危险邪恶的雇佣兵死侍! Wade ! Winston ! Wilson ! 改变了自己的面貌,伪造了自己的身份,欺骗了Kid的感情,现在他要借着重病的由头脱身了! 他居然敢让Kid伤心 ! 他让我们的睡衣宝宝哭着走了! ”这位“好爸爸”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把桌面拍得哐哐作响,Natasha一点也不怀疑下一秒他就会祭出自己的掌心武器对着死侍病房的方向干他娘的一炮。

    “我甚至可以确信你被好孩子滤镜蒙蔽了双眼,”接茬的是绯红女巫,尽管她在这篇同人里已经ooc得没边了但她依然义无反顾地说下去,“需要指出从最开始就是Peter在追求对方,而且往好处想,这位Winston先生并没有答应Peter----答应了才是复仇者联盟噩梦的开始,显然死侍并不想让我们的团宠陷入更多的烦恼----”

    “停止你的发言Wanda,我一点也不想提醒自己你的Tumblr账号关注了Spideypool这件事。”

    “顺便一提Tony,这个女孩刚刚差点就要动用能力让那两个家伙直接亲在一起了。”Natasha猝不及防地补了一刀,于是女孩瘪着嘴息了声,她确实应该这样做,今天她简直崩得比那些微信体同人还要厉害。

    “总之我要打爆那个丑东西的狗头,打不死正好可以多打几遍。”以上是Tony Stark对今天的三人微型会议的扼要总结。

 

 

    不过他们暂时没机会动手了。

    接近凌晨的时候,Wade从昏睡中醒来,一阵熟悉的剧痛攥住了他的心脏,又从下肢像蛇一样慢慢侵蚀向上,他只感到浑身的血流倒灌,身体各处传来了交战的声音,汇合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并涌进他的脑海里,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要去世界尽头见Venessa了。

    但这一切在他抑制不住的痛呼之后短暂地停止了几秒,随后他感到浑身说不出的舒畅,熟悉的噪音回到他的脑海里,现在他哪里也不痛了,或者说,哪里都痛----不过雇佣兵已经习惯这一切,他对着夜晚病房里的玻璃窗嘿嘿笑起来,再见了可恶的帅哥Winston Jordan,看啊这个丑陋的,邪恶的,行走的肿瘤Wade Winston Wilson又回来了。

    所以,当蜘蛛侠收到消息赶来的时候,他只看到了27楼的病房窗户大敞四开,冰冷的夜风把窗帘吹得猎猎作响,于是他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了,茫然地看着病房里的值夜护士们乱作一团。

 

 

 

    Wade用大约三天的时间调整了自己的工作状态,这其中的内容包括到X战警们的学校暴打Logan一顿,被Logan和Scott混合暴打回来,被不知道为什么会路过的万磁王扔出学校大门,顺便检查了一遍究竟是谁在哥失去自愈因子的时间里想要哥的命,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他一无所获,完全没有大闹泽维尔天才少年补习班来得爽快。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同样因为大人的理由,Cable和Thanos都不会在这篇同人里出现,谢天谢地,无论是死侍还是蜘蛛侠都不会在这里因为用完的润唇膏包装而摔倒。

    不过摔倒还是在所难免。等到死侍终于确信自己从“失恋”中彻底走出来回归到对蜘蛛侠忠贞不渝的单恋时,他决定去见一见那位复仇者联盟的团宠,见面的方法就是普通地去红灯区附近的一条巷子里等着,那里是蜘蛛侠夜巡的必经之地,深夜里有一家小摊会卖热可可。然而事情发展和他想象得有那么一点出入,半个月没见面的,拥有全纽约最性感可爱的小屁股的蜘蛛侠从天而降,不是荡着蛛丝,而是直挺挺地摔了下来,砸进了慌张的死侍的怀里,两个人甚至向后翻滚了两圈才完全停下来。

    现在那对他梦寐以求的小屁股稳稳当当地坐在死侍的腰上了。不过死侍暂时没有心思思考这些粉红里透着黄的问题,他把自己摔得嗡嗡响的脑袋从地上支起来,焦急地把小蜘蛛护在怀里,检查他有没有受伤----还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腥味, 傍晚的小雨让空气变得湿润,巷子深处传出热乎乎的香气,怀里的小家伙不安地挣动了两下,随后就干脆放任自己靠在死侍同样热乎乎的胸膛上。

    “好久不见,Deadpool,“蜘蛛侠闷闷的声音从面罩另一侧传出来,“我很好,我没事,我只是......”

    Oh gosh,这个软呼呼的小天使听起来要哭了,“怎么啦,咱们的蛛网头小伙伴,有人欺负你了吗?是那个丑了吧唧的共生体?还是那个更丑的老章鱼?看全纽约最丑最混蛋的雇佣兵Deadpool去把他们砍成墨西哥卷饼的馅儿! ”

    “我不止一次告诉过你不要杀人,而且墨西哥卷饼里从来不会放那种恶心人的馅儿,华人街的餐厅都不会有人吃那种东西,”蜘蛛侠用力吸了吸鼻子,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难过了,“碰见你很高兴,也许你能帮我个大忙,”他顿了一下,开始在身上翻找什么东西,“你也是雇佣兵,你也许会认识这个人,我想请你找到他,不管多少钱,我会想办法付给你,我只求你找到他。”

    死侍本应该吐槽蜘蛛侠的身上居然还有口袋,但等他看清楚对方递过来的小张照片时,原本准备好的或是揶揄或是安慰的话全都噎在了喉咙里。小蜘蛛的声音混着夜风轻飘飘地传过来,

    “他叫Winston Jordan,也许那不是他的真名,但请一定找到他,告诉他Peter担心他担心的要命,他的魂都一起丢了,哪怕只是一个口信也好,请让他回复我......“蜘蛛侠仰起头捂住了自己的护目镜,就好像那里真的会流出眼泪一样,“我真的很想他,想他去哪里了,想他过得好不好......”

    死侍拿到手里的,是Peter几天前偷拍的,没有毁容的自己坐在街边长椅上观察鸽子的照片。

 

 

    死侍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离那个混乱的现场的。他可能脑子有三分钟的空白,只记得自己慌乱地攥紧了那张照片,把身上的人摘下来按在一边的石板路上,然后像一条被石头砸中了的流浪狗一样连滚带爬地跑掉了,至于他对小蜘蛛----不,现在看来应该叫他Peter了----当时他到底说了些什么胡话,他完全不记得了。他只是在纽约的大街小巷里胡乱地奔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断地涌出来,侵蚀他的意识。

    小蜘蛛就是Peter!

    Peter就是小蜘蛛!

    咱们把小蜘蛛弄哭了! 哭得那么伤心!

    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事实证明能让他暂时冷静下来的只有一颗用来爆头的枪子儿,不过死上一会儿只能让他在十分钟之后再次面对让他一时半会消化不了的现实。在胡乱地把一根钢筋插进自己的太阳穴之后,他晕了一会儿,随后这种晕乎乎的状态在某种程度上给了他灵感,他任由来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怀旧煽情bgm充斥自己的大脑,然后决定出去逃避当下的问题,没错,物理意义上的出去,他准备在作者没安排什么剧情发展的这段时间里离纽约远一点儿,爱去哪就去哪,顺便理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承认自己的身份?告诉Peter其实他帅的掉渣的梦中情人Winston和面前这个又丑又混蛋的变态雇佣兵Deadpool其实是同一个人?去他妈的吧,想都别想,万一Peter被恶心得从此失去恋爱能力可怎么办!

    不过他的计划并没有来得及实现,或者实现的方式和他想象的有很大程度的区别。当Wade终于于凌晨时分回到红灯区准备收拾行李(主要是弹药和独角兽玩偶)的时候,他,在今晚,第二次,看见了Peter。在Weasle的酒吧后门那里。

    这不太对劲。蜘蛛侠不会在这个时间还没结束夜巡,更不会出现在红灯区,当然更离谱的是,他竟远远地站在那里,穿着蜘蛛侠的制服,却没有戴着头罩,他的卷发乱糟糟地翘起来,在将明未明的天色里背对着微弱的夜灯看向自己。太不真实了。

    更何况,周围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氛围,没有杀意,但足够危险。

    这是陷阱。

    这他妈肯定就是陷阱。

    但Wade还是决定要走到近前去好好查看一下,他有这个资本,一身本事让他有信心全身而退,而且,就算只是陷阱,让我们的蜘蛛宝贝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也太可怜啦。

    异变几乎就在他踏出那一步的瞬间发生。Wade感到而后有微弱的风声浮动,在他转过头看清楚埋伏的瞬间,太阳穴上轰然挨了一拳。

    “Shit fuck,我两个小时前刚从那里把钢筋拔出来!”死侍的脑袋今晚逃不过脑震荡了,他一边忍受着脑子里的像十个雷神一起拆迁一样的轰鸣一边尽量躲避来者暴风雨一样的铁拳,甚至还有功夫腹诽这个戴鸭舌帽的家伙身上居然有一股牛奶的香味。

    最后他的分神让他吃到了苦头。当死侍准备拔出藏在小腿处的匕首准备赶紧结束这突然的争斗时,他陡然意识到身后多了一个人。死侍下意识地靠听力反手一捞,一阵剧痛袭来,竟是一把小刀插在了自己的手掌上,好在对于雇佣兵来说此等小伤不足挂齿,不过这一瞬间的迟疑让还在他面前的战士再一次击中了他。对方看来也想速战速决,刚才这一拳怕是用上了十成的力道,死侍瞬间飞了出去,墙角的垃圾箱救了他,至少没让他撞到背后那堵经常有人不文明排泄的破墙上。

    Oh you holy shit asshole,Wade看着那两个袭击他的混蛋,一高一矮----好吧可能只是相对有点矮----逆着微弱的街灯光线向他走了过来。

    那个个子稍高的家伙蹲下,用脚踹了两下Wade的胳膊,语气傲慢又讥讽,“起来,我知道你还没死呢。跟我们走,雇佣兵Wade Winston Wilson,我们有个好生意给你做。”

 

TBC


代表爱与正义,可爱又迷人的反派们终于登场了。

留言可能会影响故事的走向。这可能是作者糊弄大家留言的借口,谁知道呢。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