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lo主时常意识到自己的脑子急需电疗。

愚行 (4a)

245三角,一松右瞩目。
内有温柔炸裂空松,离家出走一松,人生如戏十四松和棒打鸳鸯cyber松。
终极拆cp,然肥水不流外人田。
实在想不出愚行到底要怎样结局,所以把第一个想到的结局a打出来。
觉得不能接受这个结局的同学,其实这个故事还有结局b和结局c。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心情写就是了。







空松被一朵花缠上了。
那真的是一朵非常丑陋的花。暴躁任性,贪婪自私,妄想着霸占空松的一切。
那是会吃人的花。
一松看着空松苦着脸给那朵花跑腿,顶着正午的太阳去好几条街外的店里买哈根〇斯回来。
完全不会抱怨呢,那个人。

那朵花的心里其实也很难过吧。
像那样由内而外彻彻底底的丑陋的人,要怎样才能把那个人永远绑在自己身边呢。
只有不停任性吵闹着,让那个人没办法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吧。

他和其他的兄弟们一起在教堂大门外,等待着毁坏那段不被期待的孽缘。
他从门缝向里面看着站得正直的空松的背影,还有那个拼命抓紧空松手臂的新娘。
他想象了一下,那样挽住空松的是自己的话,该是什么情景呢。

太丑陋了。
暴躁任性,贪婪自私,妄想着霸占空松的一切。
就算所作所为都是错误的,也绝不会被责备。
为着这样的对待,不知道应该沾沾自喜还是惴惴不安。
想要让空松用和对别人不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就算是厌恶也好。

那样的自己,真的比那朵花更要丑陋啊。




后来一松玩笑似的交了个女朋友。

“我其实很喜欢我的姐姐呢。比你更喜欢。”坐在对面的女人叹了口气,幽幽的说。
一松低垂着眼,看着面前茶盏里自己的倒影。
“我也是。”
他自嘲一样低声笑了两声,
“我喜欢我的那个混蛋哥哥,喜欢到要死了呢。”

即使这样坦白的告解,他们也没有要分手的意思。


那个女人真可怜。
我也没比她好到哪去。




无趣的约会,草率的结束了。
他慢悠悠的走在没什么灯照着的小巷里,身后跟着两只野猫。
不想回家。不想看见那张脸。
クソ松。

而后他又想起十四松昨天晚上要他今天换上猫咪内裤。


一松躺在地上,双手被十四松的袜子绑住,下面被那条说好的内裤系紧,嘴里则塞着十四松的。
他的脊背在微冷的地板上来回磨蹭,有些火辣辣的痛。
十四松依然天真无邪的笑着,顶动的力道让他有些作呕。
他大概不懂得自己在做着背德的事吧,一松麻木的想。
他侧过头去不看十四松的脸。
他试着把这些想象成空松的怪罪和惩罚。




身体和心完全不在同一个地方。
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了。



活不下去了。





最后是椴松在豆丁太的关东煮摊上遇到他。
明明是一杯倒的体质,却非要赖在那里喝个不停,喝到后来干脆开始吐。
于是椴松把他背回家去了。

“一松哥哥啊,我今天跟两个女孩子断绝来往了呢。”椴松低声的说,
“明明两个女孩子都那么可爱,可惜却是一家里的姐妹,都那么喜欢我,不管我和其中哪一个交往,另一个都会哭着吵着要寻死呢。”
呵。那种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这种时候真是没办法不作出选择啊。我既然不能选择其中一个,那就只能全部都放弃。如果不是一心一意的只对某一个人好,三角关系总有一天会因为偏心和嫉妒崩坏呢。”
于是背后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totti,你今天很能说嘛。”
“人喝醉了就很容易想开一些事情哦,一松哥哥。”

那种事情不用你来提醒我,一松浑浑噩噩的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晚饭的时候,一松吃得很少。
空松只是在埋头吃饭的时候看见伸到桌子中央夹菜的手有些抖,就这样得出了结论。
啊啊,他一定是又被十四松折腾的够呛吧。
他盘算着等下去做一些夜宵放在冰箱里。

然而一松一声不吱的出门去了。

空松坐在客厅里摆弄着自己的镜子,过后又心不在焉的找来些碎布和棉花开始随便的剪剪缝缝。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只猫的形状了。
已经到半夜了呢。
一松还是没有回来。

他轻手轻脚的踱进卧室,兄弟们正睡得香甜。
他想了想,摇醒了椴松。
“一松哥哥还没回来吗?”
于是他把椴松拉进客厅里,低声的求他出去找一松回来。
“如果他肚子饿的话,就说晚饭还剩了些在冰箱里。”
椴松叹了口气,收拾收拾出门去了。

于是他也收起那些手工活计,换上睡衣躺下。
身边空荡荡的。
他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开始数猫。在他数到接近四位数的时候门口终于有了响动。
椴松把一松拖进了卧室里,那家伙一身酒气,已经睡着了。
“这种事不要来麻烦我啊,没准一松哥哥看到空松哥哥去接他会感动的发誓再也不欺负你了呢。”
哈哈,怎么可能呢。
一松他只会恨我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吧。
他把一松接到怀里,开始帮他换睡衣。
像这样安静的靠在自己怀里的一松,上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呢。
然后他摸到一松的眼睛湿漉漉的。
真是没少喝啊。
他掀开被子让一松躺进去。一松一躺下就像只幼猫一样向空松的方向蜷缩过去。
空松捉住一松的一只手,有点凉。他睡得不很踏实,不时发出些低低的呜咽声。
于是他安慰似的拍了拍一松的背。
要唱个摇篮曲吗。他的表情不知不觉变得柔和了许多。



他依然慢慢缝着那个布偶。不准备送给谁。
越是缝,越是觉得眼熟。
缝好之后,才发现模样完全就是一松怀里的那只猫。

他抱着那个猫布偶进了客厅。他的兄弟们正一起萎在被炉里看电视。
一松正抱着那只猫,看了看他怀里那个布偶,一声不响的给他让了个地方。
猫抬头看看一松,又看看空松,低声的说,
“スキ。”
声音被电视淹没了。




“交个女朋友吧。”
他想起在自己被花缠住的时候,轻松对一松说的话。
那次给一松带回来的哈根〇斯,至今埋在冰箱的某个角落里。





傍晚的时候下雨了。
空松还是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天色很暗,但他没有开灯。
兄弟们都不在家里。
只有钟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松全身湿透着回来了。
空松取来了些干净衣物,催促着一松擦干头发,又急着去给他烧些洗澡水。
一松没有动。
他叹了口气,开始帮一松把湿透的衣服一件一件脱掉。
一松沉默的任他动作,身上就只剩下一条内裤。
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脚把空松踹翻在地上。
“一松,你…唔……”
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他的疑问。
一松伏在他身上,粗暴的撕扯掉他的衣裤,随手扔在一边。
他迫不及待的去抚弄空松的下身,动作毫无技巧可言,很快他又把脑袋凑过去,将那已经开始硬挺的东西深深的吞进嘴里。
一松的牙齿不很整齐。空松再一次确认了这一点。
他想要让一松快停下来,可下身传来的兴奋感却逼着他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拉得更近一些。
他意识到,即使他自愿的放弃对一松的追逐,内心里却至今还在隐隐期待些什么。
然后他看见一松把手伸向后面。
他艰难的为自己扩张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现在紧皱着如同即将被丢弃的纸团。
真是再潦草不过的扩张。他急切的直起身来,然后对准那巨物狠狠的坐下去。
那并不是下定决心就能吞进去的东西。
那里紧得空松险些痛呼出来。每吞进一寸都叫两个人浑身冷汗。
空松伸出手去捧住他的脸。
“够了。别再继续了。”他感觉自己简直要哭了。
可一松不肯回答他。他像是给自己处刑一样,一点点的强迫自己适应。等他完全把自己钉在空松身上的时候,空松在那连接处摸到了红色的东西。
一松厌弃似的挥开那双手,却又扯住那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然后他开始动了,一边动一边哭着,
“对不起…空松哥哥……对不起……”
空松再也耐不住,坐起来紧紧抱住了一松。
“哥哥我才是,对不起你啊……”
然而一松只是哭着道歉。直到最后他失去知觉,白色的液体从下身满溢出来的时候,他依然在小声哭着道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听轻松哥哥说,一松哥哥要结婚了。
十四松笑着说,“结婚!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
“是个社长家的小姐呢。据说家里碰巧也是六姐妹的样子。”椴松接过话茬来。


一松哥哥最后选择结婚了啊。
明明是家里最离不开其他兄弟的人呢。


就这么决定要逃走了吗。




十四松知道,一松总有一天会作出选择。
只是没想到,他和一松哥哥的关系会以第四者的插足作为终结。

说起来,他早就知道一松哥哥喜欢空松哥哥的事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想起那天下午,他一时兴起把自己的内裤塞进了一松哥哥的嘴里。
他知道一松哥哥希望自己粗暴的对待他。
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一松哥哥同意,他也能把一松哥哥的内裤吃下去。
只是他有一件事做错了。
他把一松做到目光涣散,大滴的眼泪从那双上翻的眼睛中溢出落在地上。
他鬼使神差的把一松嘴里的东西拿出来。
“请…狠狠的…惩罚我吧…空松哥哥……”
他听见神志不清醒的一松断断续续的哽咽声。


那天晚上,他待在被窝里一直没有合眼。
守在客厅里的空松哥哥摇醒了椴松,在客厅里低声的说着什么。

他闭着眼睛开始数圣泽庄之助。在他数到接近四位数的时候门口终于有了响动。

他听见空松哥哥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
再之后,他听到空松哥哥拍着一松哥哥的背,轻声唱着摇篮曲。
那真的是,非常温柔的歌。



他在公园里挥着球棒。
大雨突然落下来,但他没感觉到。
我还真是任性啊,他想。
空松哥哥真的很爱一松哥哥,温柔到滴出眼泪来。
而我只是个借着弟弟的身份撒娇耍赖,给一松哥哥带来痛苦的人罢了。
我到底哪来的自信,那么肯定自己是一松哥哥最喜欢的弟弟呢。
或者说,我只不过是一松哥哥最宠爱的弟弟罢了。
弟弟罢了。



他在将近晚饭的时候回到家门前。
家里没有点灯。
他只是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只是站在门口,就能清楚的听到了。
一松哥哥的哭泣和空松哥哥的喘息。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无能为力。






他只是心念一动,然后他就这样做了。
他全副武装上了空松的痛衣,闪闪发光的站在一松平时经常喂猫的小巷里。
一松哥哥过来了。
镇定点,十四松。他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打气。
只有一次也好。想听到一松哥哥说爱我啊。
然后他摆出了一个很痛的敞开怀抱的姿势。
“居然在这里碰见了呢,真是上天安排的巧合啊!”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不让一松看到他的眼睛,“要给哥哥一个爱的拥抱,倾吐你那爱的心声吗,brother!”
一松愣了一下。然后他走上前去拥抱了十四松。
“我爱你哦,兄弟。”他笑着在十四松的耳边说,然后伸手摸了摸十四松的头。
真是残忍啊。
他紧紧搂住了一松的肩膀。




那天晚上,他在冰箱里翻出了空松哥哥买回来的哈根〇斯。
真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一松的婚礼这天,空松终于见到了新娘和她的姐妹们。
他看见那家的二姐沉默的走出了会场。

那个女人真可怜。
而我只是罪有应得罢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恭喜读到这里的同学们达成normal end

私以为一松向空松道歉的时候就是色松BE的时候。 一松ooc成这样一定是因为这几天润润的drama听的太多了。信空一,有肉听(不)
开头关于花的问题有借鉴了wb上一个关于一松的“真像啊”发言的条漫的梗。都是因为条漫画的太好了所以我失手就写了。因为不太会用lofter所以只能在此侵删致歉。
还有一直想写的空松唱摇篮曲的梗,在b站上看到那个声优梗真是温柔到炸。虽然一松醒了确实会揍他一顿(。
最后,直率的承认我不会写肉(摊手)